扫了黑,红了剧

来源:职场范文网 时间:2021-09-26 16:44:39

  扫黑,扫什么黑?除恶,除什么恶?该剧根据中共中央政法委筛选的真实案例改编,讲述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发生了一系列事件。下面是职场范文网为大家整理的电视剧《扫黑风暴》故事,供大家查阅。
  
  电视剧《扫黑风暴》火了。
  
  由中央政法委宣传教育局、中央政法委政法综治信息中心、中共湖南省委政法委员会指导的扫黑除恶题材电视剧《扫黑风暴》开播后引起巨大反响。该剧三台一网四联播,网络平台和电视台播放双管齐下。8月9日上线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并在腾讯视频同步播出;8月12日,CCTV-8央视八套黄金档播出。
  
  开播三周,电视台收视率持续飙升,并在第三周达到开播以来的收视最大值。8月14日《扫黑风暴》登顶网播热度。8月9日至9月1日,《扫黑风暴》共12天位居网络播放热度榜第一,日均网络播放量达1.58亿。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随着黑白两道人物依次上线,观众早已就这部反黑剧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正义与黑暗双方的大战箭在弦上、一触即发。整部剧环环相扣,悬念迭起,各种大场面应接不暇,紧张刺激的情节,扑朔迷离的人物关系,让无数观众开始疯狂追剧。
  
  戏骨同场飙戏火花四溅:这就是真实
  
  孙红雷、刘奕君、吴越、刘之冰、侯长荣等老戏骨齐聚一堂,阵容之强大可见一斑。老中青三代演员强强合作,展现有黑必扫、除恶务尽的坚定决心!
  
  孙红雷饰演的“前刑警”李成阳,有一点像当代版的《潜伏》,这位在黑社会卧底的“余则成”被栽赃陷害而退出警队,但始终不放弃对案件的追查。孙红雷还演过一部电视剧,深深地刻在《扫黑风暴》总制片人李尔云的脑海里,那就是《征服》。他说在立项之初,看到“扫黑”二字就想到了孙红雷在《征服》中饰演的黑社会老大“刘华强”。他想,孙红雷来演李成阳是最合适不过了。可能只有有着“刘华强”的外表和“余则成”的内心的孙红雷能够赋予这个人物完整的灵魂和肉身。这个人物就立起来了!他觉得一定要让他来演这部剧的男主角。他希望“刘华强”能够再回来,也相信市场对孙红雷回归刑侦题材的期待。
  
  接到邀约后,孙红雷仔细看了剧本,他觉得这部电视剧和现在播放的电视剧很不一样,而自己在剧中的表演空间很大,于是欣然答应加盟该剧。孙红雷加入,与导演五百完成组合,这部戏因此有了核心的核心。
  
  由于拍摄档期紧张,选演员的标准是“所有人都要会演戏,导演在现场也可以节省很多讲戏时间”。此外,《扫黑风暴》并没有按照惯常的选角思路,如按照人物小传去市面上寻找合适的演员,而是要求演员相互搭配起来既要气质契合,又要有新鲜感。选择张艺兴是因为林浩作为与李成阳对手戏非常重的年轻角色,需要一个跟孙红雷既有默契度又能不害怕他,不被其气场完全压制的新人。张艺兴是最合适的人选。看似青涩,但他跟年轻刑警角色本身也是契合的。张艺兴饰演年轻刑警林浩,热血无畏,一心为公,这部电视剧也是张艺兴第一次挑战饰演人民警察。为了贴合人物,张艺兴依据公安民警的仪容要求剪了短发,还为凸显其硬朗气质将皮肤涂黑,就是为了让张艺兴的形象更真实更有说服力。
  
  《扫黑风暴》是孙红雷、张艺兴与江疏影自《好先生》后再度聚首。江疏影所饰演的新闻记者黄希,可以算是剧中最“健康”的普通人角色,她什么都不知道,每天都是阳光灿烂,却被卷入复杂案件之中。
  
  还有一向以反派形象示人的刘奕君,这次饰演专案组组长何勇,他在剧中的身份是好是坏也引发了众人猜测。
  
  饰演徐英子的杨雨潼虽然戏份不多,但几乎每一场都对剧情有着关键推动作用,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观众为徐英子掬一把同情泪,因为觉得她在剧中实在太惨了。连徐英子的饰演者杨雨潼本人也说,刚拿到剧本看完自己要演的戏时,她也觉得这个角色怎么生活得这么艰难。在剧中,徐英子的父母生病,弟弟又不懂事,为了救弟弟,被孙兴在酒吧下药侵犯强暴,在她被强暴之后,徐英子第一次放声大哭。这是她所有的委屈在此时发泄出来。
  
  “我仿佛经历了徐英子经历的痛苦。”杨雨潼说。
  
  观众现在看到的这段戏,只是当时拍摄的三分之一,还有一些场景被剪掉了。拍摄这段戏的时候,杨雨潼印象最深的,就是与她演对手戏的演员吴晓亮。
  
  徐英子刚走进KTV包房,说自己是替弟弟来道歉的,她没想到他会摘下墨镜,居然是带着笑意看着她。然后他递给我话筒,她说话的声音很小,旁边的人还抬了一下她的话筒,那一刻她想,这就是真实!
  
  后来,吴晓亮告诉她,拍完强暴徐英子那场戏后,立刻就跑了,他一整天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杨雨潼。还是因为真实。
  
  为了让电视剧更真实,导演五百现场加入了很多细节上的处理。最典型的就是大江随手携带的粉红色保温杯,还有歌手孙浩扮演的派出所所长胡笑伟的小动作。他慢慢找到很多接地气的细节,比如爱量血压、喝枸杞红枣茶先把枣挑出来等,最终呈现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
  
  刘奕君饰演的何勇也不是一个符号化的警察,有着复杂性和多面性。刘奕君一开始就想演个反派,他拿到《扫黑风暴》的项目书及故事大纲后,他对他的经纪人说:“我想演何勇。”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他做了许多案头工作:上网查案件,找了很多案件的口述实录,还训练自己看了文字和视频资料之后再复述一遍。开拍前,片方安排他们几个主演录制了一档扫黑除恶专题节目,有机会查看了很多一线办案干警的影像资料,和他们做了一些交流,刘奕君也很受触动,他将这些感受都融入到了角色之中,使得这个角色立体而丰满,因而得到了观众的认可。
  
  刘奕君印象比较深的是他和李成阳时隔十四年再次相遇的戏。这场戏不只是老同学久别重逢,曾经是战友、同学,但现在有可能是敌人,对于同学可能涉嫌犯罪而感到的陌生、怀疑、惋惜和审视都在这场戏中展现出来。
  
  这居然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这份默契就好像真的是老友重逢。
  
  戏骨同场飙戏火花四溅的过程,正可以说是格外过瘾,因而拍摄的过程对他们来说也非常愉快。只有孙浩,说他第一天简直是崩溃的。
  
  很多观众也注意到了,演唱过《中华民谣》的歌手孙浩也出现在《扫黑风暴》中。这些年,他逐渐将工作中心转移到了表演上。接拍《扫黑风暴》后,孙浩本人也很重视。胡所长这个角色,台词多而琐碎,作为配角,不能太用力,又不能随随便便地演。他提前做了很多功课,但到拍摄现场,剧本依然在不断完善,有时甚至被完全抛开,现场再找灵感。“胡所长在办公室待着没什么意思,要不要让他干点啥?”他们想过让胡所长做老年操,但因为场地太小而放弃了。五百灵机一动,那要不量量血压?开机一试,效果不错。这个让很多人有印象的细节,其实是开机以后临时想出来的。于是在剧中多次出现了胡所长量血压的画面,在量血压的同时他往往在参与向不法分子进行利益输送的事情。血压计,也隐喻胡所长在频频触碰政治“高压线”,这也为结局埋下伏笔。
  
  而胡所长几乎不离手的保温杯,则是因为《扫黑风暴》拍摄时,正是取景地长沙最阴冷的秋冬之际。每天一到片场,道具组已经提前为大家准备好了保温杯。可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孙浩的表演自然,拿捏得恰到好处,将胡所长这个有点窝囊、胆小、谁都不敢得罪的形象刻画得非常鲜活。孙浩出演的派出所所长胡笑伟被称赞为这部剧最成功的小角色。
  
  每一个演员都尽了力
  
  孙兴,作为剧中的第一大反派,真是让人恨得牙根痒痒。
  
  吴晓亮记得第一次接触这个项目,了解到孙兴这个角色时,自己非常感兴趣:“我从来没有挑战过这么恶的角色,我想试一下。”
  
  为了更贴近角色,吴晓亮看了大量犯罪纪录片以及各种法制类节目,他会仔细观察那些罪犯在被审讯时的表情和状态,再尽量真实地去还原。他想最单纯地把直击人心的东西表现出来,把他的恶发挥到极致!
  
  这个绿藤市凤凰夜总会老板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原来他原名高赫,十年前因为杀人被判了死刑,但最终依靠强大的关系网,逃脱了处罚,并且整容换了身份继续为非作歹。
  
  孙兴在《扫黑风暴》里面的戏份其实并不是很多,但每场戏都很重要。1985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的吴晓亮将这个黑社会老大刻画得入木三分,这个坏事做尽的黑社会头子,见到自己的母亲贺芸时,却立马变得温顺了。有一场戏是吴晓亮非常喜欢的一场戏,所有的台词就是一个字:“妈。”
  
  那场戏是贺芸回家,孙兴跟着她,最后孙兴忍不住喊了一声:妈。贺芸回过头看着他,打了他一个耳光,孙兴也没吭声。贺芸继续往家走,进了单元门之后,四下无人之时她终于忍不住爆发痛哭。那场戏,她和吴晓亮都没什么词,吴晓亮就一句:妈。就这一个字,一切的情绪尽在其中。
  
  在出演这部剧前,演员们也都主动要求下到基层去体验。五百说在真实的审讯视频中看到一个人从审讯开始一周后满头黑发中就有一捋白发,一个月之后有一半的头发已经白了,三个月之后头发就全变白了。这个真实的冲击力当时就震撼了主创们,五百把他套用到了董区长的身上。演员们也都主动要求下到基层去体验,吴越饰演副局长贺芸,就提前找了一个真正的女副局长跟在她身边,了解女警察局长工作、生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最终让表演无限接近真实。
  
  孙兴会走到这一步,他的母亲贺芸难辞其咎。贺芸对孙兴畸形的爱和庇护,是孙兴走到不归路的催化剂,而贺芸自己也因此痛苦不堪,贺芸的饰演者吴越说:“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也是一种因果报应吧。”
  
  饰演大江的是杨雨潼的老师苏可。
  
  为了塑造好大江,除了刀疤、配饰等外在造型,苏可通过导演和孙红雷的提点总结了一些“社会人”的特点,比如走路得晃着走,打架不能跟人面对面站着,都是从后面或者侧面出手。苏可举了一个例子,第二集去项天酒吧砸酒瓶那场戏,“面对项天这种大哥级别的人,自己又是来道歉的,不能直挺挺站在人家面前,所以大江先是坐旁边,然后蹲着蹭着桌子边过去。慢慢伸手去拿酒瓶,看起来很软弱,表示:你是老大,我服你的那种感觉。给人赔完不是,咚咚把酒干了然后往脑袋上一砸,这就是社会人很江湖的赔礼道歉,意思是:我大哥不是把你砸了吗?现在我把自己脑袋也砸了”。
  
  五百表示,《扫黑风暴》这个题材是他喜欢的。“初稿写了40集,看完之后思前想后,我跟制片人商量能不能干脆重写。当你作了这个决定之后,实际上拍摄的每一天都很难。有些单场戏细腻的情节,如果主创不想通、演员不想通,演员表演的时候也会迷离。专案组组长何勇挖尸体的戏,拍摄地特别远,演员刘奕君坐了3个小时车到那儿,化了妆,候场,一共等了9个小时,我跟他说‘今天拍不到你’,他说,‘好的,我已经考虑到了,那我明天再过来’,又坐3个小时车回去。大家都理解那种状态,都想把这个事情搞好。也不会有人过来给我压力说:‘不行,我搞这么久。’一个这样的演员都没有。”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致敬之作
  
  《扫黑风暴》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致敬之作,主创团队经过长期的查阅资料与实地走访,节选出多件具有代表性的案件进行取材改编。
  
  《扫黑除恶》在湖南拍摄,湖南省委政法委给剧组提供了专业指导,24小时在线回复包括办案程序、话术、级别称呼等专业性问题的咨询。这部剧由中央政法委直接指导,因此主创团队得到授权,在相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去实地采风,翻阅案件相关的文档资料。在前期看了大量的卷宗和审讯的视频后,主创团队决定把案件拆散,把碎片般的细节放入故事主线,但不能是纪录式的表达,也不能过度戏剧化地描述罪案。
  
  剧中的案件均改编自全国扫黑办提供的真实案件素材,包括全国轰动的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湖南文烈宏涉黑案、海南黄鸿发案等。另外,剧中还涉及了当下套路贷、行业垄断等社会痛点问题,电视剧对这些案件的改编呈现与剖析,具有极强的现实与教育意义。“孙兴”故事改编自轰动全国的孙小果案。现实中,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却莫名其妙“死而复生”——死刑未被核准改为了死缓,并数次减刑,并利用父母关系以假名“李林宸”在狱外活动,开公司和娱乐场所,胡作非为。
  
  张艺兴扮演的刑警抓捕“菜霸”杨东,也有真实原型。“菜霸”通常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来垄断市场、非法攫取巨额经济利益。2012年,长沙马王堆“菜霸”案轰动一时。何军、汤军辉等恶势力团伙就通过实施暴力、威胁等违法犯罪活动,打压竞争对手,教训不与其合作的经营户。
  
  2018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三年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拳出击,有黑扫黑、有恶除恶、有乱治乱,极大增强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电视剧《扫黑风暴》正是在此背景下孕育而生。
  
  面对黑暗,正义决不妥协。利刃出鞘,穿过风暴直逼真相!
  
  导演五百表示之前好多类型剧都是“咱们编、咱们想”,而改编真实案件的时候,有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太过真实了,在艺术化处理手法上会作一些调整。比如《扫黑风暴》的人物拍摄手法,实际上应用了挺多特殊镜头和比较细微的特写,把心理这一块放大,而不会用对白把这件事讲得那么清楚。
  
  比较典型的一场戏是“马帅之死”。那一段戏大概拍了三天,导演是完全站在李成阳视角上拍摄的,好多镜头都是主观的,“中间实、外焦虚”,左右模糊,在那儿晃动,他一直在描述他的心理,想让观众体会到他的心理。
  
  扫了黑,红了剧。《扫黑风暴》真的太火爆了,甚至引发了剧集泄露事件。2021年8月,《扫黑风暴》全集资源遭泄露。8月21日,剧方在官方账号发布声明回应,表示已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追查盗版来源,追究有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该行为已侵犯了出品方及播出平台的合法权益,也对创作者以及观众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涉嫌构成刑事犯罪”。
  
  这一方面说明这部剧有多么火,另一方面也说明这部电视剧背后折射的社会现实也触动了多少人的心弦。
  
  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允许有黑社会滋生的土壤。扫黑除恶不停步,守护安宁亮利剑!“岁月静好的背后,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在生活节奏飞快的当今社会,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那些无私奉献青春甚至生命的“扫黑英雄”。他们出生入死,时刻行走在刀尖上,将自己的生命安全抛在脑后,只为守护百姓一方平安。